励志网

小班第二学期随笔:“羊圈”趣事

小班第二学期随笔:“羊圈”趣事

  其实,这里就是一个小小的集贸市场,而且小的不能再小。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大家开始叫这里“羊圈”。大概是因为这里太乱,太杂,太热闹的缘故吧!其它的,我便不得而知。

  自从有了“羊圈”这个称呼后,这里的生意非但没冷清,反而越来越繁华。最初也就是几户人家在这里搭个篷子,摆个小摊,卖一些劣质的裤子,褂子,背心,内裤,袜子,拖鞋等日用品。可没过半年光景,这里竟然有了拉面馆,理发馆,书摊,餐馆等小门小面,他们的加入为“羊圈”又增添了几份喧闹与燥杂。

  每天来这里“淘宝”的人络绎不绝。商品随之也渐渐多了起来,各类吃的,喝的,玩的,穿的,用的,五花八门,零琅满目。假如你衣服破了,来这里找个缝纫店补一下,结实又耐用;假如你肚子饿了,来这里吃一碗鸡汤拉面或炒饼,经济实惠,又味道鲜美;假如你头发长了,来这里理个发,美容店要十五块钱,这里只要三块钱;假如你腰带断了,来这里选一条结实的腰带,价格公道,货比三家;假如你鞋子旧了,来这里淘一双比商场便宜一半的皮鞋,不但穿着舒服,还省了讨价还价的口水。这个叫“羊圈”的地方,渐渐关于生态小公民的的成了居民们眼里的“购物乐园”。

  来“羊圈”做生意的人,不是下岗职工,就是职工家属,她们胆子里没多少墨水,也没有过深的城府,所以童瘙无欺。光顾这里的人,也和他们一样,都是生活在社会最低层的人,心很实诚,不会说好听话。他们来这里,除了购置所需的商品外,还有就是来凑个热闹,讨个快乐,图个喜庆。有一次,我在“羊圈”里吃拉面,看到一个老大爷在一个摊位前左右徘徊,眼睛紧紧地盯着一个钥匙扣。说真的,那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度银钥匙扣,一个铁扣,两个环。可这位老大爷就和摊主长时间拉起了家常,一会儿拿起这把钥匙扣摸摸,一会儿又仔细盯着看半天,一会儿追问摊主这钥匙扣是哪产的?结实不结实?能用多少年?蹲厕时钥匙会不会掉厕所里?尽管他的每一个问题都问那么可笑,那么幼稚,可这位摊主却一点也不厌烦。每个问题都大声的回答他好几遍,唯恐眼前这位老爷子耳背听不到。约半小时后,这位老大爷才慢慢的撩开上衣,从腰里抽出一条小细红绳儿,绳子一端系着几把钥匙。他小心翼翼的解下红绳,把钥匙交给了摊主。摊主用剪刀费劲地剪开栓着钥匙的死结,再拿过来那个明晃晃的钥匙扣,帮他把钥匙一把一把的穿进铁环里,再帮他把钥匙扣挂到了腰上。这位老大爷乐呵呵的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币,交给了摊主,然后迈着颤悠悠的双腿走出了“羊圈”。我顿时对这位摊主肃然起敬起来,他用朴实的话语,热情的举止,向一颗苍老的心注入了一缕爱的阳光。

  “羊圈”里有它独特的市井文化。来“羊圈”的人,经常会遇到一些“名嘴”。这些“名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而且一但说起来,就如同涛涛江水,连绵不绝。有一回,我来这里的理发馆理发,就遇到一位“名嘴”。他先是不停的划动着手机的屏幕,时不时还会自言自语的念出手机里的内容。这时,有个和我一样等理发的人,对理发师说我国成功发射了“神十飞船”。还没等理发师回答,这位“名嘴”就接过了这句话,而且讲的头头是道,那神态,那表情,那知识面,仿佛“神十”就是在他的指挥下上的天。从首位将军航天员上天到王亚平在天宫里吃人为什么一定要情感粽子当讲师;从“神十”发射前的准备到飞船成功接轨;又到“神十”成功发射到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脸色,他都能得得瑟瑟地讲出来。不管对与不对,不管跑偏不跑偏,大家都听的云里雾里,且津津有味。不时,还有掌声鼓励。什么叫口若悬河?我算是真正领教了民间“名嘴”。这位“名嘴”讲完国家大事,又开始转入身边小事,哪位官员贪污受贿啦?哪家老婆偷汉子被抓啦?哪位职工彩票中大奖啦?哪位司机喝酒被交警拘留啦?他都讲的出来,而且讲的有鼻子有眼。这真是民间出高手,“羊圈”出能人。

  “羊圈”的出名还在于它在人们眼里已经成为当今社会的缩影。“羊圈”文化使人淡漠了浮燥;“羊圈”群体让人感受到了社会的真实;“羊圈”氛围令人倍感亲切。如果说“羊圈”是市井坊间的一张明信片,那么这张明信片已经寄到了千家万户。有一年过春节,我想吃啤酒鸭火锅。啤酒家里有,可鸭子却没有买,那时候,到处都已经响起了鞭炮声,我馋意上来,便怀着试试看的心态跑到“羊圈”。这里早已经空无一人,所有的门都贴着春联,并且铁将军把门。我靠近卖白条鸭的那家铺子一看,门上竟然还留着一个手机号。我试着拔了一下,没想到竟然通了。我客气的说,我想吃鸭子,还卖不卖白条鸭了?电话里的声音很乱,想必这家人已经在过节了。可当我听到,稍等片刻马上就来的答复后,顿时,心里倍感欣喜。小年那天,天空中还飘着雪花。不一会儿,我就看到一位老大姐,急匆匆的向这里走来。我远远的冲着她笑了笑,她向我说了一声:过年好!然后就掏出钥匙,打开店门,掀开冰柜,从里面翻出一只白条鸭来。我当时递给她二十块钱就想走,结果她一把拉住我,硬是找回五块钱。平时,在她这里买一只鸭子要十五块钱,可现在是春节,她并没有因为春节而昧心涨价。那个春节的晚上,我和家人吃的啤酒鸭火锅特别的香。杂文

  曾经有人给我发过一条短信,他在短信里这样描述“羊圈”:我爱“羊圈”拉面,我爱“羊圈”发型,我爱“羊圈”凉皮,我爱“羊圈”啤酒,我爱“羊圈”里那喋喋不休的吵闹和欢乐,我爱“羊圈”里那乱七八糟的商学前儿童情绪和情感的概念品和次货。

  哎!“羊圈”里的人,“羊圈”里的事,一辈子都讲不完。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漫长的黑暗中,裴缜做了个梦。梦里,易长晴跑来找他的麻烦。场景还是那个夜晚,落地玻璃和满是星光的旋转餐厅,那人穿着他那一身合适的西装,琥珀色的眸子透着冷漠而怨怼的寒意。“……为什么要说那种话。你凭什么跟长空那样说?!”易长晴当年之所以能在他身边忍他那么久,很大程度就是为了能有办法供他那个宝贝弟弟上学。每次

2019-12-05

沈朝红原本不想听秦冉冉说话的,但是,秦冉冉说的那番话,还是引起了她的注意。可等她听清玄幻小说女子服饰名称楚秦冉冉说的话的内容时,简直目瞪口呆。她觉得,疯的应该是秦冉冉才对。看着沈朝红满脸不可置信,还有眼睛看她象看神经病的模样。秦冉冉轻笑出声。“怎么?不信吗?不过,就算你不信,也没办法,我确实不是你的女儿。你女儿,在十二岁那年,被你疼爱的那位假

2019-12-05

“轰!”半空之中,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向着聂天猛好看搞笑都市完结小说然出手,浩荡的掌力绝杀落下,滚滚咆哮。“聂天小心!”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尘悟卿等人猛然一愣,随即惊叫一声。聂天双瞳微微一缩,反应非常快,身影一动,狂退数百米,避开了绝杀之掌的正面,却还是被余威波及,身影被冲击得倒飞出去,重重砸在大殿之上的一颗巨大石柱之上。“噗!”聂天本来就受伤不轻,再加上强烈

2019-12-05

这一瞬间,李丽琴感动的快要哭出来。她拼命捂着嘴,努力不发出任何声音,然后从门缝里仔细看着,再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这样认真的儿子,她从来没有见过,就算只有这一次,她

2019-12-05

林佩珊咬着嘴唇,冰刀般的目光在叶承欢和赵雅琳之间割过,忽然甩开秀发,头也不回的离开这里。由于自己的出现,给叶承欢和林佩珊造成误会,而且她知道林佩珊从来不听人解释,想到这儿,赵雅琳深深懊恼:“对不起,都怪我,我不该……”叶承欢一

2019-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