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网

关于老师出差的随笔写:赔(2)

关于老师出差的随笔写:赔(2)

  我刚开始很高兴,表扬他:“想不到你开车的技术这样好。”唐最雄不置可否,几乎是不屑地哼了一声。好像一个美女听到别人盛赞她的妩媚,不胜其烦的样子。

 网恋突然没话题聊了 随着路途渐远,我生起气来,不是气他的不识夸奖,而是气愤他既有这么好的驾驶技术,为什么偷懒,让我们,包括他自己,都多受了许多颠簸。这就好比一行3人,一路上都是小女人在做饭,色香味俱无不说,还顿顿夹生。直到了最后一日,你才知道,同行的老女人是个烹调高手,就是极简陋的菜蔬,也做得别有风味。可她一直在暗地里窃笑着,你说气人不气人?

  想想又奇怪。想他这种把车开得像绣花一样的人,又怎能容忍副驾驶那种狂轰烂炸式的野蛮开法呢?我坐过许多司机开的车子,知道老司机可以不心疼人,但他,是绝对心疼车的。

  又过了一程,我看出他开车的毛病来了。

  每逢过村庄的时候,(虽然路上的人烟极少,还是会有村落的)他就不由自主地轻轻颤抖。由于挤靠得很紧,通过我与他的身体接壤部分,我可以清晰地感到那种不应属于强壮男人的细碎震颤,好像疟疾病人高烧来临时的反应。

  一只鹅在路上走。可能是很少见到汽车,鹅对鸣笛并不惊慌,依然像个胖而懒的中年妇女,撅着屁股,目不斜视地横穿公路。

  别的司机,会用前轮抵住鹅蹼,逼使那鹅狂吠起来,扇着翅膀,抖落下鹅绒,惶然逃窜。

  唐最雄不。他伏在方向盘上,耐心地看鹅搔首弄姿,看鹅用网恋一个月见面睡一起扁扁的嘴巴梳理灰脏的羽毛。看鹅兴奋地嘎嘎大叫。

  戈壁上很少有鹅。这是一个例外。

  胖鹅盘踞公路当央,汽车左右绕行不得。

  唐最雄心平气和地等。

  我不耐烦了,说就:“开过去吧。”

  唐最雄说:“那会压着它的。”

  我说:“不可能的。当我们的轮子一过去,它就吓得飞起来了,绝对压不了的。退一万步,就算把它压着了,你就说是它自己钻到你的轱辘底下的,有谁知道?”

  唐最雄看着鹅说,“万一压着了,是要赔的。”

  我说:“赔多少?不过就是一只鹅,也不是一只老虎。真要是压着了,我来赔好了,不过是几块钱的事。鹅的主人没准还高兴呢。在这种大漠深处,一只鹅还卖不出这个价钱呢。”

  唐最雄一动不动地趴在方向盘上说:“有些东西是钱所赔不起的。”他说这话的时候,我明显地感觉到来自他身上的颤动加大了,好像雨滴渐渐地密集起来。

  那只愚蠢的鹅,终于像贵妇一般挪出公路。车开出村落。

  眼前重又是苍黄的天穹与大地。唐最雄恢复了行云流水般的行驶节奏,但他身上的震颤越来越猛烈了。

  我尽量缩小自己的身子,以离这个男网恋没见面就分手了人发抖的躯干远一点。

  “你奇怪了。我一个大男人,这是怎么了?连一只鹅都怕?”唐最雄说。这一段路况很好,他只用一只手就可平稳地驾车。

  “不,我不奇怪。每个司机都有自己的爱好。比如我就见过不停骂人的司机,骂天气,骂行人,骂车上拉的货,也骂自己……”我说。其实他猜的很对,我起了好奇之心。但一个人的心思被人说破了,是很狼狈的事。我只有不承认。

  上一页12345678下一页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漫长的黑暗中,裴缜做了个梦。梦里,易长晴跑来找他的麻烦。场景还是那个夜晚,落地玻璃和满是星光的旋转餐厅,那人穿着他那一身合适的西装,琥珀色的眸子透着冷漠而怨怼的寒意。“……为什么要说那种话。你凭什么跟长空那样说?!”易长晴当年之所以能在他身边忍他那么久,很大程度就是为了能有办法供他那个宝贝弟弟上学。每次

2019-12-05

沈朝红原本不想听秦冉冉说话的,但是,秦冉冉说的那番话,还是引起了她的注意。可等她听清玄幻小说女子服饰名称楚秦冉冉说的话的内容时,简直目瞪口呆。她觉得,疯的应该是秦冉冉才对。看着沈朝红满脸不可置信,还有眼睛看她象看神经病的模样。秦冉冉轻笑出声。“怎么?不信吗?不过,就算你不信,也没办法,我确实不是你的女儿。你女儿,在十二岁那年,被你疼爱的那位假

2019-12-05

“轰!”半空之中,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向着聂天猛好看搞笑都市完结小说然出手,浩荡的掌力绝杀落下,滚滚咆哮。“聂天小心!”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尘悟卿等人猛然一愣,随即惊叫一声。聂天双瞳微微一缩,反应非常快,身影一动,狂退数百米,避开了绝杀之掌的正面,却还是被余威波及,身影被冲击得倒飞出去,重重砸在大殿之上的一颗巨大石柱之上。“噗!”聂天本来就受伤不轻,再加上强烈

2019-12-05

这一瞬间,李丽琴感动的快要哭出来。她拼命捂着嘴,努力不发出任何声音,然后从门缝里仔细看着,再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这样认真的儿子,她从来没有见过,就算只有这一次,她

2019-12-05

林佩珊咬着嘴唇,冰刀般的目光在叶承欢和赵雅琳之间割过,忽然甩开秀发,头也不回的离开这里。由于自己的出现,给叶承欢和林佩珊造成误会,而且她知道林佩珊从来不听人解释,想到这儿,赵雅琳深深懊恼:“对不起,都怪我,我不该……”叶承欢一

2019-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