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网

长长的路 我们慢慢走

长长的路 我们慢慢走

  张嘉佳说:“如果你要提前下车,请不要叫醒装睡的我,那样我就可以沉睡到终点,假装不知道双向情感障碍对待爱人你已经离开了。”

  余光中先生说:“那一排长窗的某一扇窗口,无穷的风景为我展开,目的地呢,则远在千里外等我,最好是永不到达,好让我永不下车。”

  当下生活中,我们都深知时光之味,每个人的生命旅途漫长而孤独,我们该如何体味世间的美好?该怎样处置内心的孤独与焦虑?

  “悲哀因分担而减轻,喜悦因共享而加强。”工作生活中发生一些于自己难以释怀的事情时,酌一杯酒,使自己游于微醺之境,没有什么散不去的。在匆匆旅途中,慢下来,找到内心的停靠。这时,仰望星空,总令人心胸旷达。

  你是旅客,短暂的也是永久的

  在欧洲旅行时,兴奋的心情常常苦了疲惫的双脚,歇脚的地方没有比一座大教堂更理想的了。不但来者不拒,而且那么恢宏而高的空间几乎为你所独有,任你选座休憩,闭目沉思,更无黑袍或红衣的僧侣来干扰或逐客。这是气候不侵的空间,钟表不管的时间。整个中世纪不也就这么静静地、从容不迫地流去了么,然则冥坐一下午又有何妨?梦里不知身是客,忙而又盲,一晌贪赶。你是旅客,短暂的也是永久的,血肉之身的也是形而上的。现在你终于不忙了,似乎可以想一想灵魂的问题,而且似乎会有答案,在蔷薇窗与白烛之间,交瓣错弧的圆穹之下。

  ——《雨城古寺》

  1993.10

  眷顾往昔,幸福感在这一景停格

  黄昏,是一日最敏感最容易受伤的时辰,气象报告总是由近而远,终于播到了北美与西欧,把我们的关爱带到高纬,向陌生又亲切的都市聚焦。陌生,因为是寒带。亲切,因为是我们的孩子所在。

  “温哥华还在零下!”

  “暴风雪袭击纽约,机场关闭!”

  “伦敦都这么冷了,曼彻斯特更不得了!”

  “布鲁塞尔呢,也差不多吧?”

幸媛情感导师

  坐在热带的凉椅上看国外的气象,我们总这么大惊小怪,并不是因为没有见识过冰雪,或是孩子们还在稚龄,不知保暖,更不是因为那些国家太简陋,难以御寒。只因为父母老了,念女情深,在记忆的深处,梦的焦点,在见不得光的潜意识底层,女儿的神情笑貌仍似往昔,永远珍藏在娇憨的稚岁,童真的幼龄……所以天冷了,就得为她们加衣,天黑了,就等待她们一一回来,向热腾腾的晚餐,向餐桌顶上金黄的吊灯报到,才能众辫聚首,众瓣围葩,辐辏成一朵烘闹的向日葵。每当我眷顾往昔,年轻的幸福感就在这一景停格。

  ——《日不落家》

  1997.4

  去向远方是生命中最浪漫的冲动

  我的中学时代在四川的乡下度过。那时正当抗战,号称天府之国的四川,一寸铁轨也没有。不知道为什么,年幼的我,在千山万岭的重围之中,总爱对着外国地图,向往去远方游历,而且觉得最浪漫的旅行方式,便是坐火车。每次见到月历上有火车在旷野奔驰,曳着长烟,便心随烟飘,悠然神往,幻想自己正坐在那一排长窗的某一扇窗口,无穷的风景为我展开,目的地呢,则远在千里外等我,最好是永不到达,好让我永不下车。那平行的双轨一路从天边疾射而来,像远方伸来的双手,要把我接去未知;不可久视,久视便受它催眠。

  ——《记忆像铁轨一样长》

  1984.5.7

  解忧的时效终归有限

  阿拉伯的劳伦斯喜欢高速驰骋机车,他认为汽车冥顽不灵,只配在风雨里乘坐。有些豪气的青年骑单车远征异国,也不全为省钱,而是为了更深入,更从容,用自己的筋骨去体验世界之大,道路之长。

  当然,再长的旅途也会把行人带回家来,靴底黏着远方的尘土。世界上一切的桥,一切的路,无论是多少左转右弯,最后总是回到自己的门口。然则出门旅行,也不过像醉酒一样,解忧的时效终归有限,而宿酲醒来,是同样的惘惘。

  ——《何以解忧》

 大宋诗词 1985.3.10

  在行走的过程中创造属于你的图腾,

  并加以刻录

  走进地图,便不再是地图,而是山岳与河流,原野与城市。走出那河山,便仅仅留下了一张地图。当你不在那片土地,当你不再步履于其上,俯仰于其间,你只能面对一张象征性的地图,正如不能面对一张亲爱的脸时,就只能面对一帧照片了。得不到的,果真是更可爱吗?然则灵魂究竟是躯体的主人呢,还是躯体的远客?然则临图神游是一种超越,或是一种变相的逃避,灵魂的一种土遁之术?也许那真是一个不可宽宥的弱点吧?既然已经娶这个岛屿为妻,就应该努力把蜜月延长。

  于是他将新大陆和旧大陆的地图重新放回右手的抽屉。太阳一落,岛上的冬暮还是会很冷很冷的。他搓搓双手,将自己的一切,躯体和灵魂和一切的回忆与希望,完全投入刚才搁下的稿中。于是那六百字的稿纸延伸开来,吞没了一切,吞没了大陆与岛屿,而与历史等长,茫茫的空间等阔。

  ——《地图》

  1967.12.21

  从从容容过日子,看花开花谢,人往人来

  假如我有九条命,一条命,专门用来旅行。我认为没有人不喜欢到处去看看:多看他人,多阅他乡,不但可以认识世界,亦可以认识自己。有人旅行是乘豪华邮轮,谢灵运再世大概也会如此。有人背负行囊,翻山越岭。有人骑自行车环游天下。这些都令我羡慕。我所优为的,却是驾车长征,去看天涯海角。我的太太比我更爱旅行,所以夫妻两人正好互作旅伴,这一点只怕徐霞客也要艳羡。不过徐霞客是大旅行家、大探险家,我们,只是浅游而已。

  最后还剩一条命, 用来从从容容地过日子,看花开花谢,人往人来,并不特别要追求什么,也不被“截止日期”所追迫。

  ——《假如我有九条命》

  1985.7.7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作弊?说的这么难听!”“这叫取巧!”秦沉嘿嘿一笑,蚁军顿时朝着假秦沉冲去。假秦沉立刻爆发《小地狱术》。“小地狱术!”秦沉同样施展出小地狱术。“荒域!”同时,他挥动嗜血魔刃,盖世一刀对假秦沉斩去。这时。噬人蚁已经冲到了假秦沉的身上。纵然是假秦沉复制了秦沉可怕

2019-12-02

血海战台之上,徐铭负手而立,气势犹如一杆冲破天际的长枪。观战的神灵们,在短暂的愣神之后,纷纷哗然:“什么!?这徐铭,竟敢挑战四方?”“他

2019-12-02

不管怎么说,对于萝拉来说,她现在最为关心的事情,还是她到底要怎么“料理”亚雷斯塔·克劳利这个人呢。虽然伴随着她的那一道“使命”,也已经早就没有办法影响到她了,但戏里戏外小说一叶孤舟是,对于亚雷斯塔这么一个曾经想要把她召唤出来的人,萝拉的

2019-12-02

“雷子,你没事吧?”“圣王,您怎么去了这么久?我们还以为你出事了!”苏君羊和服部长汀等人都很担心。李豪淡淡一笑:“我没事!只是查清楚一些事情,耽搁了点时间!对了,小君,你把圣物放在哪个酒店了?我们立刻赶过去,我有急用!”苏君羊点点头:“我带你去!”“好!”网上最好的完本历史小说李豪心里想着,取了第三块玉简,回来凝聚蒙离的残魂。很快,皇室的卫队准备好了车子和随行人员。服部长汀也派了几个护卫贴身保护苏

2019-12-02

拍卖公司,清算点。石井太郎和东方俊,以及其他一些竞拍成功者,被请进了清算点。涉及到一千多亿的巨资,身为总裁的叶晴,亲自接待石井太郎。“石井先生,请问您是要现在就付清买受标的价款吗?”此时叶晴表面看似镇定,但其实紧张得差点说不出话来。她本玄幻小说里的女性名字

2019-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