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网

古韵悠悠高旻寺

古韵悠悠高旻寺

  天气晴暖的三月,微风拨动着人远去的思念,总想插上一对翅膀,直飞到蓝蓝的天空中去。那是怎样一种澄明的心境,加上“烟花三月下扬州”的诗意,置身于此城而能不为所动的心应该不多了。我也是这不多中的一员,趁着春风沉醉的下午,徒步至文昌阁踏上了17路的公交车。

  最后一站是江海学院,校园有块“河塘月色”还不错,挺现代的学校,有一对情侣走过,我便向前询问了路径。向北走过一点,便看见了一座九层宝塔。沿着塔的方向走了约莫五百米,一条大河难住了去路。顺着河边走着,见前面不远处有一摆渡的船,于是便一径寻了过去。问了船夫才知道,原来这条大河就是古运河,想这千百年来的南北大通道,28字以内的宋词如今却罕有船只航行,怎不感慨交通的发展何其迅速。船运时代早已经被铁路取代,只剩古运河在潺潺的流着,诉说着昔日的辉煌。

  度过河,也就一百米就到了外门,上面写着“开甘露门”四个字,是佛欲使众生咸得清净,离忧悲苦。由于刚刚翻修,里面呈现出一派金壁辉煌的样子,特别有现代感,正门上写着“高旻寺”几个大字。关于寺名的来历,据说是康熙四十二年(1730),康熙第四次南巡扬州时,曾登临寺内天中塔,极顶四眺,有高入天际之感,故书额赐名为“高旻寺”。正门前方是一湾浅浅的池塘,外墙上写着“歇即菩提”,这是出自《楞严经》中一句话:意思就是说在澄静的智慧即由澄清的心灵中油然浮现,自然就能真切地认识原我的面貌。拂去妄想的尘埃,始能明心见性;认识了明心本性,那人生的路就可清楚明白,不会再有何使我们迷惘困惑。

  人生总是在忙忙碌碌的追求着金钱与名誉,很少有时间停下来问问自己的内心需要什么。比如这么美丽的季节,怡人的风景,却不是人人都能享用,因为心总是被一些俗事牵绊。人们对于尘世太过于执著,****贪念也就随之而来,心也就不能静下来。“歇即菩提”真是滋润心灵的清泉,我们在执著于外物的时候也该倾听内心的声音。

  走进正门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各有45只小狮子,一个个栩栩如生,像一个个沾了仙气的小精灵。拾阶而上是一个巨大的烧香炉,炉子之大也许是全国之最。我也虔诚的请了一柱香,许了些心愿。都说烧香拜佛是“信则灵,不信不灵”,其实烧香的人们只是为了求得心灵的安宁,还是那句“歇即菩提”的道理。

  大雄宝殿非常宏伟,比寒山寺的大多了,因为都比较新,反而没有了古老的感觉。正好遇到寺院僧侣诵经的时刻,只见他们都默默念着佛语,我想他们大概都在念华严经吧,因为我知道南方寺庙大都是祖华严宗的,而北方寺院大都宗禅宗。反正听不懂他们念什么,还有的在偷偷说话,年龄大都偏小,据说都是佛学院的学生。现在寺院也不是想出家就能出家的了,没有知识、没有文凭照样不宋词配画学生简笔画行,看来寺院也懂得与时俱进的道理,在这里这种感觉来得更强烈些。

  身边有三个女孩也在看和尚念经,于是便一句一句聊了起来。她们是不远的学校的学生,也是因为天气晴好的原因约了朋友一起来玩的。其中一个来自张家港的晓月颇有黛玉之雅韵,秀气之中透露出一种宁静,那一颦一笑、举手抬足之间都有着江南女子的婉约,于是这样的谈话显得宁静温润。沿着寺院往后是一座高大的九层高塔,据说康熙乾隆爷都曾登临过,那时太平的江山,秋天的澄净,一定给两位皇帝不错的心情,如今已塔门紧索,再也无缘去登上最高处体会帝王的凌云之志。

  晓月说平时只是学习,没有时间出来玩,今天还是到扬州的第一次出游,感觉心情非常好。我说是啊,大自然的美丽总是被人们忽视,忙着追求金钱,可是等到我们临死的时候,我们能带走的只是今生的回忆。我常常喜欢讲一句话:人生实际上就是一场记忆。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丰富我们的记忆,其他一切都是与我们无关。晓月忽然问我:“你认为人该怎样生活呢?”我说:“人类的生活分为三个阶段:为物质而活;为精神而活;为宗教而活。一般人都生活在为物质而活,少数知识分子为精神而活,仅有极少数为信仰而活。我想我们应该为精神而活吧,毕竟人生应该把追求知识与美德放作我们知识分子的最高追求。晓月微微的点点头,默认我说得很有道理。

  慢慢出的寺外,我们沿着大运河的河堤散着步,真是一条幽径的去处,心竟然比在寺里面还澄净。看来修行真是在内心,而非得在寺内。我们沿着运河走着,看着大运河的河水潺潺得流着,远处一大片绿油油的油菜花正怒放。苏轼说:“相逢不要忙归去,明日黄花蝶也愁。”是啊,这么好的景色怎能如此轻易的别过呢?“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人生总是聚聚散散,为了前途,为了理想各自踏上各自的征途,在无尽的变化之中,只有这些曾经陪伴我们的风景仍记得我们相逢的美好。“人生若只如初见”,多美!只是时光匆匆,一切都因“逝者如斯乎”的感叹而变成了久久的思念。

宋词抄写格式

  和晓月离开寺院的时候,夕阳已将西下。我们重新坐上37路公交车,只两站便到了她的学校。她邀请我下去坐坐,顺便带我参观一下她们的学校。校园也是刚建不久,现代宽敞,却没有寻着歇息的地方。跟着她来到平时吃饭的路边街,她请我喝了她最爱喝得香芋奶茶。一路笑谈着,她也忙着跟我介绍。一会又折回学校,沿着学校西边一角走去,那里有两只秋千,她便邀我去荡一下。我们一起坐在秋千上,看着夕阳,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宁静的美。

  学校处在乡村,总带着“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的荒凉感。她说她从小就没有了父母、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就在不久前最爱她的奶奶也去世了,而姐姐也因三岁溺水而精神到现在一直有缺憾。听了她诉说着家事的不幸,忽然有种想安慰她的感觉,更有一种怜爱她的冲动,好想说“就让我来照顾你吧”,然而却化为了一句“你会幸福的”来安慰她。

  渐渐风起来了,吹着她柔顺的发丝,在夕阳的映照下,她显得那么的美丽静穆,好像春的使者不是万物,而是我眼前的她。一切因为人,人类才有了文字与记忆,可是人们却用无休止的争权夺利把本该亲密无间的情谊高高的垒了起来。许多真爱,最终败给了世俗经济。我多希望楚楚可怜的女孩们可以用一颗无暇的心,改变世俗的偏见,收获属于她们内心的真爱。晚风吹着她薄薄的衣裳,她忽然想起远方的奶奶,潸然泪下。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能帮她擦去眼角的泪水,握紧她冰冷的手,想用我掌心的温暖去消释她内心的苦痛;她将单薄的身子靠在我的怀里,我分明感觉到了桃花盛开的味道,一切的美好也在心中愈积愈多。

  夕阳逐渐西沉,我也该离去了。她送我到站台,望着她一脸纯真的眼神,我的内心充满了感激。因为信任,人间又多了一份爱!“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当我挥手离开晓月的时候,我分明看到她泪水的滑落,澄明的如同天上的云彩……

  夕阳

  江南

  思念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作弊?说的这么难听!”“这叫取巧!”秦沉嘿嘿一笑,蚁军顿时朝着假秦沉冲去。假秦沉立刻爆发《小地狱术》。“小地狱术!”秦沉同样施展出小地狱术。“荒域!”同时,他挥动嗜血魔刃,盖世一刀对假秦沉斩去。这时。噬人蚁已经冲到了假秦沉的身上。纵然是假秦沉复制了秦沉可怕

2019-12-02

血海战台之上,徐铭负手而立,气势犹如一杆冲破天际的长枪。观战的神灵们,在短暂的愣神之后,纷纷哗然:“什么!?这徐铭,竟敢挑战四方?”“他

2019-12-02

不管怎么说,对于萝拉来说,她现在最为关心的事情,还是她到底要怎么“料理”亚雷斯塔·克劳利这个人呢。虽然伴随着她的那一道“使命”,也已经早就没有办法影响到她了,但戏里戏外小说一叶孤舟是,对于亚雷斯塔这么一个曾经想要把她召唤出来的人,萝拉的

2019-12-02

“雷子,你没事吧?”“圣王,您怎么去了这么久?我们还以为你出事了!”苏君羊和服部长汀等人都很担心。李豪淡淡一笑:“我没事!只是查清楚一些事情,耽搁了点时间!对了,小君,你把圣物放在哪个酒店了?我们立刻赶过去,我有急用!”苏君羊点点头:“我带你去!”“好!”网上最好的完本历史小说李豪心里想着,取了第三块玉简,回来凝聚蒙离的残魂。很快,皇室的卫队准备好了车子和随行人员。服部长汀也派了几个护卫贴身保护苏

2019-12-02

拍卖公司,清算点。石井太郎和东方俊,以及其他一些竞拍成功者,被请进了清算点。涉及到一千多亿的巨资,身为总裁的叶晴,亲自接待石井太郎。“石井先生,请问您是要现在就付清买受标的价款吗?”此时叶晴表面看似镇定,但其实紧张得差点说不出话来。她本玄幻小说里的女性名字

2019-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