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网

小孩随笔画简单:绕过你的远山是我的绿水

小孩随笔画简单:绕过你的远山是我的绿水

  远山,绿水绕了那么多年,却还是没能绕到你的身边,不过;我还是陪了你一辈子,不是么?

  尽管、尽管是用陌生人的身份。那有什么关系呢?可是;远山,我不终究还是做到了,虽然;是以陌路的姿态。

  我总是固执的说:我的××。比如:我的顾远山。

  我特别喜欢把我和你的名字串成串,好像这样我们就真的在一起过了,好像这样顾远山真的就是我的了。

  尽管他顾远山,从来都不是我的,尽管,我们也从来都没有在一起过。

  遇见远山是在很多年的三月,南康村的街道旁榕树刚刚抽出新芽,青嫩的绿芽,像初生的婴儿,让人不忍移开眼睛。

  早春的风轻轻吹过,像慈爱的母亲抚摸着绿叶。

  村里的人说,那些榕树就是南康村的守护者。

  它们终年屹立,不离不弃。

  每年盛夏枝繁叶茂的覆盖整个南康的上空。

  村里的老人特别喜欢坐在下面纳凉,而我则喜欢坐在板凳听他们讲着久远的故事。

  那时我还是一循规蹈矩的小乖孩。

  每天放学在南康守护者陪伴下安全的回家。从来都没有迟到晚归,直到那天我遇见了顾远山—-也可以说是顾远山遇见了我。

  那天我站在南康的某棵榕树下,看见一条很漂亮的丝巾。

  其实,那个时候我并没有弄清楚,那个东西到底是条丝巾还是块布。不管那些了,反正我记得它好看就对了,好看的让我心动不已。

  问题不在我是否心动,而是行动上。因为我根本够不着。

  我正思忖是爬上去还是放弃的时候,顾远山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顾远山穿着有些不合身的绿色上衣。,他走过来的时候就像盛夏里榕树上落下的一片巨大的叶子。

  那个时候的顾远山身着宽大的衣服,理着平整的板寸头,穿着一双球鞋噌噌的走过来。

  他一边走还一面死死的盯着我看,我还想是不是我太漂亮了,让顾远山这小子动了春心。

  尽管那个时候的顾远山并不知道春心是怎么动的。男女网恋

  就在这时,走到我面前的顾远山,停了下来,好心的问道:小妹妹,你是不是想要那个破布?

  我惊愕的看着仅比我高那么一丁点的士顾远山,小…妹妹?开玩笑吧?

  我实在看不出来顾远山哪一点儿能胜任叫我小妹妹的大哥哥。

  那个时候选还想顾远山这小子也太无耻了,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占我便宜么。

  其实我知道我并不想用“无耻”来形容顾远山,我想用更毒的。可是我做不到。

  我还是忙不迭的点头:嗯、嗯,这条丝巾它是我的,我好想拿回来。

  我坦白,我是撒谎了。我自作主张的荣升自己为丝巾的主人。

  顾远山疑惑的看着我,不确定地问我:你确定那块破布是你的么?

  我生怕顾远栅不相信的连忙编谎:那是我早上从我妈妈衣柜李偷偷拿来的,现在够不着了,我回家一定会挨揍的。

  说完还掐自己一把,作势的挤两滴眼泪出来。

  可是,我好像高估了自己的泪腺,它并没有我想像的那么发达,很不给面子的不配合我。

  可能是我楚楚可怜的眼神“迷惑”了顾远山,他抬头打量着他口中的“破布”,仗义的拍这胸脯说:包在我顾远山身上。

  那个时候,我知道了,他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顾远山。

  我露出崇拜而又期待的眼神,看着顾远山,在我这些复杂不清的眼神下,顾远山像打了鸡血似的,顿时保持良好状态。

  而那良好状态就是有机会随时蹭的上去取下那块破布。

  他边把书包扔到地上,还不忘显摆的撸撸袖子,好像他做的似乎是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可是在我心里,顾远山就是在做一个艰巨的任务。

  其实,我并不相信个头不是很出众的顾远山,能取下破布来。

  原谅我,顾远山也是我没办法的办法啊!

  顾远山像一头初生的小牛一样,猛的冲了上去,抱着树干,开始努幼儿园课程游戏化力攀爬,可是,天不随人愿。顾远山的小手并不是大树干的对手,所以,顾远山华丽丽的跌了下来。

  顾远山摔的“昂”的一声仰天长啸,慢悠悠的捂着那个像是摔了18半的屁股爬起来。

  我失望的哭丧着脸说:还是算了好了,反正就一破不嘛,呃、不,丝巾,回家就挨揍得了。

  顾远山扯着头发说:那怎么行呀!我一定帮你拿到,保证不让你挨打。

  看着皱着眉头的顾远山棱角分明的轮廓,有血无法言语的好看。他的睫毛似乎比我的还长,忽闪的像极了蝴蝶瞬间的振翅。

  我的心脏忽然开始加速起来,就像样第一次听王子的故事,那样憧憬,而此刻,我突然幻想顾远山就是王子,可是不知道我是不是公主?

  我抬头眼神不明的打量着顾远山,没有开口。

  而顾远山把这不明的眼神当成回家不能交差的恐惧。。他再次撸起袖子,豪气冲天的抱着大树干使劲起来。

  我承认顾远山爬树的动作像只从来没有上过树的笨熊,笨的实在让我咂舌。

  顾远山九牛二虎的爬了上去,九牛二虎的稳住自己,九牛二虎的拿到丝巾,九牛二虎的笑开了花。

  顾远山小心翼翼的退回来,当胜利就在眼前的时候,当我认为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在顾远山最后一脚要下地的时候,听到“嘶”的一声,我的笑容就僵在了嘴角,顾远山亦如此。

  “嘶”的一声的后果就是漂亮的丝巾,没了,裂半了。

  那真的是条好看的丝巾。

  顾远山尴尬的看着我,我怒气冲冲的望着他,刚才崇拜、痴迷的眼神瞬间消失,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想把顾远山生吞活剥的吃人嘴脸。

  我气的一掌推倒顾山山(顾远山没在意,措手不及的倒了)然后奋力的扯走顾远山拽在手中的丝巾,原就裂开的丝巾也一分为二,一半在我手中,一半在顾远山手里,我做完这些动作之后,就开始撒丫子跑了起来。

  其实,在推倒顾远山之后,我就后悔了。我并不是内疚,我只是害怕倒在地上的顾远山突然跳起来,对我猛揍一顿。

  顾远山突然反应过来,在我身后悔大喊:你这个忘了挖井的人,你翻脸怎么比翻书还快啊?而我,头也不回的往家里跑去。

  我留给顾远山的就是忘恩负义和仓皇逃走的印象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宁小凡翻了个白眼,对楚冰道:“大表姐,你误会了吧,上次在梦莎会所,嫣然姐被一个纨绔纠缠,没办法才找我假扮男友的。”“什么,假扮男友?呵,你这话留

2019-12-01

叶莫以绝对的实力,毫无悬念的争夺了大天子之位。而接下来便是二天子到十二天子的争夺比赛也是进行的十分激烈,比赛几乎是进行了真正一天的时间,最终的结果也是出来了。亡罗刹以绝对的实力,屈居第二,成为二天子,而澹台臧莲成为了三天子,欧阳日华成为了四天子,艳玲凤成为了五天子,至于其他七位天子,并没有太大的变动。遗憾的秦勇并没有杀进前二十,秦勇的天赋虽然很强,但是天榜的弟子当中,比他强悍的还不在少数,即使他施

2019-12-01

陆天星的话没有搞笑的完结玄幻小说txt下载任何的留情,犹如一把把利剑一般,狠狠的刺进了陈昊的心中,将他的心直接挖出来了,鲜血淋漓

2019-12-01

在时间河中踩踏着水波前行,秦朗能够感受到身上生机的流逝。那种感觉,就好像看着自己慢慢的老去,却一点办法都没有。这种感觉极其残酷,因为人生原本就是残酷的。但是很多人从生下

2019-12-01

“没什么事啦。”向九儿将目哪里可以写小说光从本子上移到伊兰幽的脸上笑着说道:“就是你说要去京都嘛,我来问问具体什么时候。”“年后吧。”伊兰幽说道:“这边还有一点点事情要收尾,估计年后才能弄完。”“好的。”向九儿点了点头说道:“幽幽,那我们还会回来么?”“回啊。”伊兰幽笑了一下说道:“这里是我的家,我当然要回来啊。”“回来就好,离开久了,我会想念

2019-12-01